空有装备,没有战术的典型:奠边府战役中的皮肤粘合素法国空军

时间:2020-01-14 10:42:30 作者:admin

作为空-地基地,奠边府自1954年3月28日关闭机场以后就失去了着陆机能。因此,法国远东空军在奠边府战役中的主要作用转为空中支援和空投。本文主要分析法国远东空军对奠边府的战术支援何以不见成效的原因。

法国空军未能有效支援奠边府战役原因有三,首先是空军飞机数量有限,一要顾红河三角洲作战,二要炸越南人民军的补给线,三要支援奠边府作战,法国远东空军有限的兵力根本就不能同时完成这三项任务,结果是这三项任务统统都没有完成。

在整个4月,法国远东空军的战斗轰炸机共飞了641架次,合计1041飞行小时。其中,只有198架次是飞往奠边府的,184架次攻击41号公路补给线,至少259架次支援红河三角洲作战。飞往奠边府的主要是驻红河三角洲的第22战斗机大队1中队和上寮孟奔的第22战斗机大队1中队,他们共有40架“熊猫”式战斗机,每个中队拥有16架现役机加4架备用机,最大作战兵力为32架。没有文件显示这2个中队的飞行员数量,但法国远东空军总部的统计显示,“熊猫”式战斗机中队平均缺乏23%的飞行员。假设每个中队共25名飞行员,每名飞行员飞26次任务计41小时,那也是每6天才飞一次奠边府任务。如此少的支援任务当然不可能让守军获得充分支援。

相对而言,海军航空兵第11战斗机中队的“地狱猫”式战斗机飞行员在4月期间人均飞行58小时,出勤率高于空军战斗机同行。海军战斗机的出击距离更远,他们从红河三角洲沿海的海防起飞。相对的,空军战斗机基本都从川圹起飞,这比海防的白梅机场还要近177千米,也就是说海军战斗机每次都要比空军多飞35分钟。即便如此,海军战斗机飞行员和空军战斗机飞行员在4月人均出架次一样,都是24架次。根据法国远征军统计,4月法国空军战斗机和法国海军航空兵战斗机一共往奠边府出了569架次。和空军“熊猫”战斗机的198架次相比,海军的“地狱猫”出的架次是空军的3倍,这也使他们更受地面部队的欢迎。

在奠边府上空,战斗机对地支援有两种方式:直接支援——攻击友军战线当面之敌、按规定时间进行地空协同火力准备,或是支援友军打退敌进攻;间接支援——根据经验和情报,对战场上任何地带发现之敌实施轰炸和地空扫射,予敌以最大程度的重创。在奠边府,直接支援的形式很少见,也鲜有成功的例子。造成直接支援困难的原因是越军进攻多是在夜间,即使进攻失败,其撤退也是选择大雾掩护的晨间。空军对具体的法军攻防战的支援主要是4月10日对C1高地的反击,除此之外大部分任务都是打击越军可疑阵地而已。德卡斯特里上校的意思是希望它们在黄昏前(敌进攻前)尽可能飞临奠边府集中,在己方炮兵对敌实施反炮火准备时,寻歼敌炮兵和高射炮兵(但限制战斗轰炸机攻击已识别的森林地带)。同时,战斗轰炸机群也担负战场封锁任务,粉碎越军第二梯队对具体战场的增援,同时对D1、秃山和F高地轰炸和扫射,歼灭或压制越军炮兵。

不过,奠边府战场上没有过哪怕一例呼叫空军对敌据点或迫近友军之敌进行精确空中攻击的战例。类似于需要地面部队指挥官和机群长机飞行员进行密切联络和指示的精确的空中打击,在奠边府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因为奠边府上空所有的飞行任务均由PICA统一指挥,地面部队插不上手(即使是比雅尔也只能通过介朗少校向空军传达指示)。由于这一信息传递的延迟,战斗轰炸机根本不可能按照地面部队的指示精确攻击目标,当友军标定目标坐标后把数据传给介朗,再由介朗通报给战斗轰炸机时,目标早已移动。越军利用了法军地空之间缺乏配合这个缺点,在作战中尽量靠近法军,甚至和守军搅在一块,大大削弱了法国空军的支援效能。

间接支援主要由海军的F6F“地狱猫”式战斗机和空军的“熊猫”式战斗机执行,给越军造成的损伤极为有限。由于同时飞抵奠边府的战斗机架次比较少,而且攻击时还得迎着越军37毫米高射炮的猛烈火力俯冲攻击,故而他们的攻击需要快速果断。由于这类攻击只有在对开阔地之敌才能见效,越南人民军有效的反制措施就是白天隐蔽在坑道或是战壕里,尽量不暴露自己,减少因敌空军打击造成的损失。因此,每批扫射的大约6架战斗机几乎不能杀伤对手,只是白白浪费弹药而已。

每个飞抵奠边府的战斗机飞行员都发现,等待着他们的是无穷无尽的任务:既要摧毁越军炮兵阵地,又要压制敌高射炮兵支援空投(尤其是C-119的低空空投),甚至还要给步兵提供近距离支援。而他们的任务提示(根据空军情报)和具体攻击(根据奠边府情况)毫不相干,这些任务性质的混乱情况一直持续到4月17日,德卡斯特里上校拍电给河内,提供了一大批具体目标,明确了空军的攻击,这才缓和了任务的混乱性。尽管空军内部给飞行员的指示是寻歼越军炮兵和高射炮兵是头等任务,但飞抵奠边府后,他们常常发现德卡斯特里(主要是朗格莱)在他们攻击前(甚至即将俯冲投弹前的一刻)命令他们改变任务,转而支援步兵,给飞行员在执行任务时造成极大的心理负担(按地面指示攻击的话,回去交不了差;按空军指示攻击的话,必然引来地面部队的一顿臭骂,结果两边都不讨好)。对在地面作战的步兵来说,识别几米乃至几百米开外的敌人位置很容易,但对于坐在机舱内,戴着氧气罩,以320~480千米/时的航速飞越奠边府盆地的飞行员而言,不断变更任务对他们绝对是心灵上的折磨。这点,不知道德卡斯特里和朗格莱是如何考虑的。

当飞行员从德卡斯特里指挥部接获压制敌炮兵任务时,他们又得寻找在山头浓密森林掩护下进行厚重伪装的越军榴弹炮位,即使他们侥幸发现越军炮位,投下1枚500磅炸弹,也无法炸穿越军榴弹炮顶上重重的保护层(越军为了确保宝贵的105毫米榴弹炮不受损失,于是挖开山顶,把大炮藏到地下隐蔽室,这样既可以有效炮击法军,又不用担心敌炮反击和空袭压制)。压制榴弹炮不易,压制越军高射炮兵就更难了。37毫米高射炮便于机动,如果阵地暴露,他们可以在迅速机动并不耗费太多人力的情况下重新伪装。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经验,只有集中大量轰炸机用1000磅的炸弹实施地毯式轰炸才有可能重创敌炮兵。而法国远东空军飞机数量不够,根本没法实施地毯式轰炸。对越军炮兵的反制任务主要由驻海防白梅机场的海军航空兵5架B-24重轰炸机(每架飞机机组成员为8名)执行,他们在4月共出176架次,平均每机出35架次,这种出击频率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精锐飞行部队战斗机飞行员的出击频率,但没有一架轰炸机完成任务。通常,B-24重轰炸机是双机巡逻,地勤人员和机组成员一样累,他们在45分钟内要完成检修工作,平均每天要出3次任务。尽管海军机组成员辛勤地工作,双机分队每次从3050米高度投下约2720千克炸弹,但毫无效果。诺登轰炸瞄准器在大雾和浓云天气下无法使用,只能靠肉眼目视瞄准,精确度可想而知。

(上图)越南人民军防空观察兵

除了海军轰炸机,对空军B-26的作战分析也有助于阐述为什么奠边府战役中的空中支援是如此失败。

1987年关于第25轰炸机大队1中队在印度支那的战史出版,里面分析了该中队的作战情况。在远东空军,第19轰炸机大队1中队和第25轰炸机大队1中队都装备了B-26中型轰炸机。首批25架B-26于1951年1月抵达印度支那,接着美国又于1954年1月到2月提供了第二批22架B-26。3月13日,2个中队共有34架B-26,主要是机鼻加装了8挺0.50英寸机枪的B-26B型,以及少量在机头为投弹手提供座位的B-26C。4月,第25轰炸机大队1中队就拥有23架B-26,但该中队平均每天只有11架B-26出集体任务,另7架出独航任务。

空军总是抱怨说短缺地勤人员,但1954年3月,他们得到了从台湾调来的200名美国地勤人员的支援。在地勤人员有力的支援下,第25轰炸机大队1中队在4月飞行时间达1450小时。从吉碑机场起飞,一天出两趟奠边府任务,来回时间3小时,在目标滞空约半小时,总出击架次达483架次。实际上,该中队在4月的作战飞行时间为773小时,合297架次,但有47%的飞行时间和39%的架次被白白浪费。

(上图) B-26在检修,准备出击奠边府

造成如此窘境的一大原因是第25轰炸机大队1中队缺乏飞行员——2月中旬,该中队记录,中队仅有21组受过良好训练的3人飞行机组,而实际上投入实战的仅16组。月,日均投入作战的机组仅11组。法军判断如果所有机组都能投入实战的话,出勤架次可达450架次。另一方面,这16组机组每天仅完成一次出航——这相当于每个中队出的6次任务中每次只有3架轰炸机。根据统计,2个B-26中队在4月往奠边府飞了423架次往其他地方飞了80架次。平均每名飞行员每3天出2次任务。

除了出击次数和飞行员状态外,载弹量也是影响作战效能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B-26最大载弹量是8000磅,即携带8枚1000磅通用炸弹(有时混上小型人员杀伤弹),但如果是装载小型炸弹的话,这个.5吨的载弹量就可以忽略掉了,取而代之的是5000磅(10枚500磅炸弹)、3000磅(12枚250磅炸弹)。在整个战役中,没有1架B-26载弹在实战中超过4000磅——仅及最大载弹量的一半。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是弹舱里装载了不同的弹种,且其数量也不同。另外,目标性质和天气状况也是影响载弹的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滑跑问题,吉碑机场跑道仅1420米长,而B-26满载飞行的滑跑安全距离至少也是2400米,因此所有出任务的B-26为了安全起飞均携带最大载弹量一半以下的弹量以保安全。在轰炸中由于不同种类的炸弹都以约30米/秒的速度落下,在它们爆炸前就已深深嵌入泥土,因此,B-26机组成员对所有载的炸弹都用触发引信(0.025秒触爆),而非美造的延迟引信。在法军飞行员看来,VT引信就是延迟引信,难以控制。而事实上,VT引信是由内置微型雷达控制,在距目标几英尺(1英尺约为30.5厘米)上空爆炸,引信爆炸延迟时间可在1~58秒内灵活控制。但遗憾的是,法军飞行员几乎无人仔细阅读过VT引信的英文说明书(很多法军飞行员不懂英文),导致在奠边府战场上无人使用这种先进的炸弹引信,而使用老式触发引信,结果大大减低了作战效能。

最后,天气也是影响空中支援的一大要素,将近15%的B-26是在浓云上、高炮火力圈外盲目投弹,命中率几乎为零。另外,越军进攻多在夜间进行,B-26飞夜航任务十分危险,因而就更无法进行有效的空中支援了。唯一的例外是越军第二阶段攻势的最初2天夜里,B-26出了19架次夜间任务——但支援效果为零。在夜空中,他们只能通过地面空军管制中心传来的目标静态坐标进行轰炸,但进攻中的越军位置随时都在变动,在这种情况下要命中目标,只能求老天保佑。根据美国空军的经验,要想进行有效的近距离空中支援,一要有准确的目标坐标,二要迅速回应,三要和地面部队密切进行无线电联络随时掌握目标动态情况,上述三个条件在奠边府战役中根本不具备,也难怪空军作战效能低下。

(上图)击落被俘的法军飞行员

4月上旬,空军在奠边府出任务的情况是:46%是支援步兵和攻击敌军,44%是压制敌高射炮兵,9%是攻击敌炮阵地。而到4月下旬情况完全变了,13%是支援步兵和攻击敌军,68%是压制敌高射炮兵,21%是攻击敌炮阵地。导致这种变化的原因是:随着于格特防区的激战,越军越来越迫近中心区,法空军对步兵的支援已经退居次要位置,当务之急是压制越军高射炮兵和榴弹炮兵,摧毁越军的重火力支援能力。但连这个任务他们也无法完成。到此时为止,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空军进行如此多的攻击能摧毁哪怕1门越军的105毫米榴弹炮,至于他们的重点——越军第367高射炮兵团,该炮团从4月20日起已从周围山林向中心区推进,也同样没有被法国空军摧毁哪怕1门37毫米高射炮。

(上图) 第367高射炮团击落的第36架飞机

除开载弹量和引信问题外,飞行员素质也很值得怀疑。大部分B-26轰炸机机组成员都是前运输机机组成员,尤其是第25轰炸机大队1中队,其前身是一个运输机中队,全体中队机组成员直接从运输机向轰炸机过渡,他们并没有进行过高强度的对地攻击训练,他们只经过几个星期的飞行转换训练后就仓促上阵,既没有进行准确的目标识别训练,也没有进行投弹训练。如上所述,法国远东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奠边府战役中糟糕的表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空投场越缩越小,守军兵力日益枯竭,空军支援不力,奠边府已经奄奄一息,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指望美国出兵了。

本文摘自《奠边府战役》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448696976@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