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泺口迈克 米赞和大金庄等旧货市场,是父亲淘宝的好地方

时间:2020-01-13 23:02:44 作者:admin

文 | 刘荣芹

父亲的节俭是出了名的,用他同事的话说:食堂有5分的菜他不会买1角的,但是遇到古旧钟表,他就不再算计,千方百计买下来。听父亲说:他18岁那年,从街上换洋火的(现在叫收废品)挑子里买回一块旧马蹄表,拆开琢磨着修理,鼓捣了几天,这块表走起来了,从那之后对钟表产生了兴趣,成家之后仍旧不停的往家里买表,家里的表越来越多,母亲经常埋怨他。

80年代初,泰山牌电视机开始进入平民百姓家,母亲看到别人家有了电视很眼馋,对父亲说:你少买点破烂,攒点钱咱家也买台电视机。父亲默不作声,母亲提了几次没有结果就发了脾气,父亲不会吵架,母亲更加恼火,拿来纸笔让他写保证书以后不再往家买破烂。几天后,小弟出差去天津,父亲拿出三块怀表,嘱咐他到天津外贸出口公司卖掉。小弟回来说,共卖了400多元,其中一块珠口珐琅表就卖了180元。家里买了台电视机,全家人欢天喜地。不料,几天后,厂保卫科把小弟叫了去,说天津外贸公司来了调查函,让他如实说卖的表是哪里来的。小弟急了,说表是我爸收藏的,现在还有好多,不信,你到家去看看,事情才作罢。

事后不久,八一电影制片厂到济南来拍电影,电影名字是《特字一号巨案》,不知听谁说我家有古董,就来借了3件当道具——一台苏钟、一个瓷座钟和民国时代家庭常见的“照壁子”,半个多月后,原物归还,又给了30元租借费。母亲非常惊讶,当时父亲的月工资才不过60多元。更让母亲惊奇地是,几天后,天津一位客人来我家,相中了一个缺了口的玻璃瓶,古董商要父亲卖给他,父亲说自己看着好看,不卖。对方就鼓动父亲出个大价钱听听。本来是一块钱买的,父亲就使使劲随口报了个价,“100块吧!”人家二话没说,留下100元就拿走了。还有一次,有人指着父亲用90元买的一台苏钟,要淘3万元买走,父亲不卖,母亲才惊呼到:“做梦也没想到咱家黄土变成金了”。打那之后,父亲再往家买东西,母亲也不再干涉了。

那时候,父亲经常赶集,去泺口和大金庄等处旧货市场,除了买表,还买回旧相机、留声机、老式望远镜等各种旧货,修好之后再卖出,唯独不卖钟表,而且其他物件换来的钱也继续买进钟表。日积月累,家里的墙上密密麻麻地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钟,桌面茶几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表,仅那个一米多高的玻璃展盒中就嵌着各式各样的手表、怀表、古今中外各种造型的小表200多块。就连阳台上也成了一大堆钟表的栖息地。

父亲退休之后,整日里乐在其中,手脚不闲的忙着照料他的宝贝儿。他神情专注地给这座钟配上个针,给那块表换上盘弦,于是这些废旧钟表也善解人意地唱起了欢快的歌儿。客人来访时,他便给人“引荐”——给这块拨拨针,马上就能听到悠扬的钟声;给那块上上弦,就能欣赏一曲绝妙的音乐。有的表上挂着一个小人,随着滴答声上下跳舞;有的表里冷不防蹦出只小鸟,“咕咕”几声又不见了,引得客人们惊叹不已。最热闹的时候是每当整点时,整个房间里“丁丁东东”的声音此起彼伏。再看这时的父亲,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欣赏着最美妙、最奇特的交响乐,全身心沉浸在无限的快慰之中。

有次我回娘家住一晚,父亲怕钟表动静多影响我休息,就踩着凳子把我所住房间的钟表停摆。我忙说,明天还得让它们重新走起来,多麻烦。父亲说:天天侍弄这些表我才高兴。

一次,小弟在药王楼结识了一位藏友,当得知小弟喜欢钟表时,对方神秘兮兮的说:济南有一位收藏钟表的大家刘老太爷,他家的钟表多的数也数不清。小弟忍着笑问他见过吗?对方摇摇头说没见过,是听别人说的,一般人进不去那门。小弟笑着说:赶明我去敲敲门,看让我进不。他回来一讲,一家人哄堂大笑。

父亲的名气越来越大,电台、电视台、报社、杂志社纷纷通过各种渠道要来采访,都被父亲拒绝了。有位爱写作的朋友想写写父亲的这些藏品,就找上门来,当他正欣赏满屋钟表的时候,父亲连忙拽拽我的衣角说:“咱是自己收藏着玩的,给他说说不写行不?”我笑着对朋友说:父亲年纪大了,喜欢清净,怕宣传出去惹来麻烦,就尊重他的意愿吧。

父亲80岁那年,从不擅言谈的他破例写了一首诗:“身居陋室小,四壁皆钟表。夜来听摆声,时光知多少?”我找人写成条幅,挂在钟表之间。

父亲曾对我说:他这一辈子没在银行存过一分钱,就攒了这么一屋东西,话语间,父亲流露出少有的得意与自豪。

父亲自幼没了娘,是个苦孩子,8岁时跟我爷爷来到济南,租住在一所小民房里,那时他一无所有。而当他88岁离世时,却留下来满屋的财富。这些财富是在他享受人生的过程中无意中得到的,这可能是上苍对他善良一生的回报吧。

父亲走了,他留给我们的除了这些财富,还有更多的无形财富。大弟学会了他修表的技术,并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能够独立制作出苏钟,几百个零件都是自己制作,就连苏钟铜合金表盘上的花纹都是手工雕刻;二弟现在是中华民间艺术品收藏鉴定协会会长,经常组织鉴宝活动,普及古玩知识;小弟现任中国文物协会会员,是古钟表鉴定师。我们姐弟5人受父亲的熏陶,人人享受着收藏带来的快乐。

作者简介:刘荣芹,原济南客车厂子弟学校教师,喜欢文学,有多篇散文发表在省市报刊上。

【壹点号   山东创作中心 】出品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448696976@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